第一百六十七章 白兰花(1 / 2)

卢静娴笑笑,纤纤玉指握上那瓷白的汤勺,舀了一碗汤,对慕瑾夜笑笑:“王爷……”

“本王不喜喝汤!”还没等她说完,慕瑾夜冷冷说了句。

卢静娴悻悻将碗端回来。

“他不喝我喝!”宋乔安端过汤,咕噜咕噜几口便喝了个干净,还不顾形象地打了个饱嗝。

卢静娴笑了起来,“妹妹真是豪爽之人,实在天真可爱的紧!难怪王爷会这般喜欢!”

“哼,谁要他喜欢!”宋乔安瞥了一眼慕瑾夜,“喜欢本姑娘的人可多了去了!”

卢静娴不禁掩唇轻笑,慕瑾夜确是黑沉着脸,说了句:“食不言,寝不语!”

卢静娴止了笑,宋乔安知道慕瑾夜这个小气鬼准是又不高兴了,便也不再言语,只大口扒着碗里的饭。

饭后,卢静娴见慕瑾夜似有不悦,早早回了倚竹苑。

宋乔安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也起身准备回偏院。

慕瑾夜跟在她身后,“我送你!”

宋乔安没有拒绝,“好啊!”

今夜月色黯淡,陈大宝提着灯笼走在前面。宋乔安和慕瑾夜并肩走着。

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白兰花香味,很是安神静心。

“你还是不要与那卢静娴走的太近!”慕瑾夜轻柔的声音传来。

宋乔安无所谓道:“人家都住在这园子里了,总不能当看不见吧!况且你别自作多情了,人家又不喜欢你!”

“她既有了这个尊贵的身份,便由不得她了!”慕瑾夜不以为意道:“权贵之家,多的是利用,又何来真情?万不可轻易相信别人!”

“若人人猜忌,勾心斗角,那这个世界岂不是太黑暗了!”宋乔安回头看着他:“那岂不是连你也不能相信?”

慕瑾夜认真严肃道:“有时候,眼睛看到的不一定会是真的!说不定是有人刻意安排。要用心看,这样别人便蒙蔽不了你的眼!”

宋乔安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你的意思就是将来有一天,若你做了什么不好的事,反正就是让我相信你呗!”

慕瑾夜轻轻笑笑,不置可否。

七月流火,才到中旬,这夜晚俨然有些凉了!

宋乔安拉了拉被子,这夏季盖的薄衾恐怕不久以后便要弃在一边了。

她想起慕瑾夜说的“利用”,难道……白墨也是在利用卢静娴?

她越发觉得自己助纣为虐……

晨起,宋乔安看到外面的白兰花开的娇艳,便摘了些,用线穿起两三朵,别在衣襟上。走到哪都是一阵香风。

马车经过荒木野的酒楼时,她突然看到有几个日本武士打扮模样的人进入店中,看起来有些鬼鬼祟祟。那荒木野将几人迎进店中,左右警惕看了看,关了店门。

“安姐姐,你看什么?”慕清湘好奇问道。

宋乔安放下帘子,“没什么?”

“安姐姐!你身上好香啊?用了什么香粉?”慕清湘深深嗅着。

宋乔安拿出一个锦袋,掏出一串娇嫩的白玉兰,“给!”

“原来是这个啊!”慕清湘凑单比较闻了下,“真香!没想到这小小的花朵,竟有这般奇香!”

“白兰花不仅花香,连树干,叶子都是香的。且香味持久,即便是凋谢了,也有余香!最难能可贵的是,还可以驱蚊!”

“这个味道真好闻!”慕清湘直接将花朵别与发间,“京中虽有名花无数,这小花我却不曾见过,人人都说牡丹是百花之王,我倒觉得这花是百花中的香祖!”

宋乔安感慨道:“是啊!此花虽不起眼,但洁白无瑕,又盛开在树枝间,不给人随意采摘,哪怕是最终随风飘落,一缕香魂葬于地下……”

“安姐姐你这是意有所指吧!”慕清湘叹气道:“这些日子的相处,我也看出来了,你不是委曲求全的人。你想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若是要与旁人共事一夫,你宁愿做那枝头上的白兰花,便是零落为尘,也不愿让人折攀,做那襟上一缕留香!”

宋乔安淡淡笑笑,没有再言语,只闻着那醉人的幽香,看着窗外的熙熙攘攘。

宋乔安身上的白兰花香味,无意给食客们带来了和食物香味不同的嗅觉体验。

经过一个月的试吃,宋乔安新推出的“麻辣系列”菜肴已慢慢被人接受。

人们发现,在吃惯了甜和咸这两味后,辣这个特别的味道,竟像有着魔力一般,让人心口灼烧之余,说不出的通体畅快!

午时后,食客渐少,宋乔安正在柜台看账本,猛听地慕清湘兴奋喊了声:“白公子!”

抬眼瞧去,正是白墨从门外进来。

慕清湘赶紧迎上去,笑的明媚动人,“白公子,里面请!”

宋乔安看了一眼,继续低头看帐。

白墨径直走过来,“宋掌柜,忙着?”

宋乔安只淡淡“嗯”了声,当是回答。

“宋掌柜这待客之道,恐怕似有不妥吧!”

宋乔安一边扒拉着算盘,一边说道:“我这里只是吃饭的地方,不懂怎么伺候人,白公子若是嫌弃,大可以去别处,自然有人好生伺候!”

“白公子,安姐姐今儿心情不好!”慕清湘赶紧凑上来,“还请公子莫要怪罪!”

白墨回头深深看了慕清湘一眼,“姑娘好香啊!”

慕清湘脸瞬间便红了,“公子,我领你上楼吧!”

“好!”白墨伸手取下慕清湘头的一朵白兰花,邪魅笑道:“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姑娘可知后两句?”

慕清湘有些不明所以地瞪着眼睛,“我……我没听过!”

白墨笑而不语,径直上了楼。

“安姐姐,那后面两句是什么?”慕清湘问道。她虽生在皇家,但怎奈是女子,又不得宠,只认得几个字,诗词歌赋是一窍不通。

宋乔安:“不是什么好词,你不知道还好些!”

“你就告诉我嘛!那白公子不会无缘无故这样问,定是有何深意!”

“谁分含啼掩秋扇,空悬明月待君王。”

宋应走过来,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待君王……”慕清湘细细咀嚼这三个字,唇角渐渐浮上笑意,“白公子是不是应经知晓了我的心意?”

“郡主……”宋应犹豫道:“这是王昌龄的《西宫秋怨》,前两句写妇人容貌比芙蓉还美丽,后面两句的意思是即便那妇人比花娇,君王依旧没有来,只能以扇掩面垂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