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天香楼寻人(1 / 2)

饭后,月见进屋来,怯怯看了一眼慕瑾夜,低声道:“姑娘,安和郡主说今夜月色好,差人来请你往倚竹苑赏月!”

还未等宋乔安回答,慕瑾夜便冷冷道:“去回了!便说姑娘刚刚伤愈,不宜劳累!”

月见顿了顿,“是!”

“等等!”宋乔安擦了擦嘴,起身,“我这便去!安和郡主诚意相邀,我自然不能拒绝!”

自打卢静娴到了畅意园,顾及着宋乔安,慕瑾夜也只是吩咐下人好吃好喝地待着她,偶尔问候几句,语气也极尽客套。

因着那卢静娴的身份,他也不想宋乔安与她多接触。

于是拉住她,“这样晚了,就别去了!”

“怎么?在你的地盘上,你还怕人家把我吃了?”宋乔安笑着推开他的手,“况且这安和郡主也不是那样的人!你就别小人之心了!”

说罢,宋乔安跟着前来的小丫头去了倚竹苑。

卢静娴热情迎上来,“妹妹,今夜月色正好,姐姐准备了些瓜果,与妹妹在这院中一同赏月!”

“也好,我也正想找姐姐说说话!”宋乔安坐下来。

“你们都下去吧!我要与宋姑娘说些体己话!”

绿珠冷冷看了一眼宋乔安,她已经知晓眼前这个朴素如丫鬟一般的女子便是那宁王爷心尖尖上的人,不禁觉得那宁王爷的眼光真差,连这种姿色的女人也看得上。

饶是知晓宋乔安身份不一般,她依然压根没把她放在眼里,

“郡主,绿珠想留下来伺候,郡主心善宽容,可保不齐有些人不自量力,起什么坏心眼!”

宋乔安听着这话刺耳,只冷笑一声,“论不自量力,恐怕绿珠姑娘更胜一筹吧!”

“妹妹切勿动气!”卢静娴一边向宋乔安道歉,一边冷脸呵斥道:

“绿珠,你真是越发大胆了!宋姑娘也算半个主子,若是换做旁人,早打发了你,岂还容你这般折损,你且回房面壁思过。”

绿珠剜了宋乔安一眼,“绿珠知道了!这便去面壁思过!”

“妹妹千万别生气!”卢静娴叹口气,“这绿珠真不知为何变得这样不知轻重,之前也不是这样。我便是看她稳重才带了她来,不曾想……”

“我没事!也不会和她一个小丫头计较!”宋乔安问道:“不知姐姐找我来有何事?应该不会只是赏月吧!”

“妹妹聪慧!我找妹妹是想让妹妹为我送一封信!”

宋乔安一下便了然了,“是送给白公子?”

卢静娴脸有些红,“我想与他见一面!自三年前于京中相见,我只与他鸿雁传书,如今相隔咫尺,定要见上一面,以表我的决心,免他误会!”

“这是当然!”宋乔安从不觉得相恋的两人要偷偷摸摸,所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俩人已是三年未见,其中的相思之情自然难以用书信纾解。

“姐姐若信我,便放心将此事交与我去办,我定会将信亲手交给白公子!”

“自是信得过妹妹!我初来锦州,除了绿珠也没个心腹,如今绿珠也……只能劳烦妹妹了!”说罢,卢静娴拿出一封信,又从头上拔下一根簪子。

“妹妹且将这簪子一并带去,白公子看后自然就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