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 死性不改(1 / 2)

宋乔安让村民们都起来。这样的感谢方式她实在不习惯。那几个长舌的妇人很不好意思,一个劲地向宋乔安道歉。

宋乔安淡淡笑着,本来她就没有多在意那些流言蜚语。

村人散了,宋乔安和乔氏回到山上的小茅屋。慕瑾夜坚持同行,她也没拒绝。

几月不住人,茅屋里布满灰尘,屋顶的茅草也被风吹下来不少。好在之前修缮过,稍微收拾下也就好了。

茅屋外面的蔬菜因缺水叶边都已焦黄,屋后的草药本来就喜湿,比作物更不耐旱,此时已经都枯死了,宋乔安的第一次种植宣告失败。

好在石斛依附着林中的树干长势还不错。

茅屋旁边的山泉此刻已是涓涓细流。往常水势大的时候,流入山下,汇成一个湖,湖里的水村民们用来灌溉庄稼,可如今那湖更像是个小水潭,自从村里那口老井打不上来水后,这每日从山上流下来的水便成了村里唯一的生活用水。

此时,小麦正值灌浆期,需得雨水充足,若持续这样干旱下去,恐将颗粒无收。田里的水早已干涸,稻谷还未抽穗,叶子已经被晒的卷了起来。若是哪一日山上的水断了,村子不仅面临着缺粮,还有缺水。

而慕瑾夜带来的粮食只不过应应急而已。大旱之年,不仅要官府开仓放粮,还要朝廷免征税收,这样兴许能熬过一年。

可这无疑是她一个弱女子做不到的。

宋乔安看着山下那一片缺水而泛黄的庄稼,心里焦急。

她自认为自己不是什么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她也没那么大能耐,况且安宁村只是冰山一角,若全国大旱,还不知有多少人吃不上饭。

她现在做的,也不过是让这个村子里的人多熬几日罢了,最终还得看老天爷。

这古代就是这样,农民只能靠天吃饭。

“你说朝廷能不能减免这年的征税?”她问旁边的慕瑾夜。

慕瑾夜沉吟片刻,摇摇头,“我也不知!朝中的事我无权过问!”

开仓放粮谈何容易,朝廷的粮食大多是为了军队所需。除非灾情已经很严重,又是在太平年间,经由皇帝批准,再下达到各级官府,这一过程,恐都得半个多月。而照大玄目前这样的形势,外有敌国虎视眈眈,内皇帝年迈,宦官专权,各级官府贪污**严重……

这个时候,是不可能开仓放粮的。

当然,这些话慕瑾夜并没有说出来。

宋乔安神色黯淡,叹口气:“连你都没有办法,那就真的只能看天了!”

“安儿,我去趟宋家!”乔氏已装好了一袋粮米,还熬了肉糜粥,用碗扣着。

“我陪你去吧!”宋乔安想到昨日刘氏被人那般羞辱,怕是已将她视作眼中钉,乔氏性子弱,一人前去恐遭刘氏报复。

“嗯!”乔氏点点头。

“我也陪你去!”慕瑾夜担心她吃亏。

“不用了!那刘氏就是个泼妇,你还是眼不见为净的好!我自己能应付!”

说罢,宋乔安扛起米袋与乔氏一同下山去……

见两人走远了,慕瑾夜才神色严肃道:“秦风!咱们走吧!”

“是!”

……

此时在锦州“食为天”铺子门外,白墨看着那紧闭的大门上贴着的一张字条:店家有事,暂时歇业。

大门开了,杜衡拉着宋应出来回话。

“公子,他说宋姑娘回乡了,恐怕要过些时日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