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最后赢家(1 / 2)

说来奇怪,白墨喝了几口粥后,口腔中的烧灼感竟消失不见,反而有丝回甘。再看那绿油油,脆生生的拌荨麻叶时,竟口舌生津,很想再吃一口。

而他也的确这么做了,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下,伸出筷子夹起一片送去口中。

这次依然有着同样的烧灼感,却较前一次轻微许多,可能是那白粥的功效。

不觉又舀了一勺粥入口,滋味竟然出奇的美味。不仅方才吃了那些美味佳肴的油腻感尽除,反而胃口大开,一口菜,一口粥,吃的不亦乐乎。

白墨一口气将菜吃尽,粥也喝的一滴不剩,虽满脸通红,嘴里也不住“嘶嘶”地往里吸着气,可他仍想吃,便又喝了一碗粥,才似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

他似乎好久不曾感到这样饿,不曾吃过这么多,也不曾这般不顾形象地吃东西了!

其余几位考官已是目瞪口呆,就连在场的众参赛厨师也是震惊不已。因为,即便是荒木野的“锦绣河山”,白墨也不曾多吃几口,而这一碟青菜却吃的干干净净,还喝了两大碗白粥。

这让那些精心做出美味佳肴的厨师们油然生出挫败感。

白墨看了一眼那几位考官,指着他们面前还未动过的菜,笑道:“几位,不妨一试!这清粥小菜,不同一般!”

方才白墨狼吞虎咽的模样,他们是亲眼所见的,此时,几人看着竟有些流口水,皆坐下来,小心翼翼地拿起筷子……

无疑,对于第一次吃辣椒的人,刚开始的反应都与白墨相差无几,只要吃了几口后,辣椒中的辣味素便能刺激口腔粘膜,引起胃的蠕动,促进唾液分泌,增强食欲。这便是很多人虽然觉得辣,但还是想吃的原因。

但是宋乔安实际并没有在里面放多少辣椒,对于川渝地区的人来说,顶多算微辣!这对于第一次接触辣椒的人,微辣正合适。既不会造成肠胃不适,也不会给人太强烈的烧灼感。

那几位考官也同白墨一般吃起来,便停不下来,直到拍着肚子,打着饱嗝,才觉过瘾。

“好久没吃过这么饱了!”有个富商开始感叹,“记得小时候家里穷,母亲熬起一锅杂菜米糊,蒸上几个麸子馒头,米糊寡淡,馒头粗糙,可配上母亲做的酱菜,我们几个丫头小子能吃几大碗!吃饱了,便摸着圆滚滚的肚子,在破财的院墙上晒太阳,就如此刻这般!可惜……母亲已去世多年!这些年吃过的山珍海味无数,却总觉得不及母亲做的酱菜!可惜……再也吃不到了!”

这人一席话,让其他几人深有感触,纷纷忆苦思甜……

这时,那个小时候过惯穷日子的富商问宋乔安:“丫头,你这是什么菜!我看着不像一般蔬菜,倒像是野菜!但我少时也吃过不少野菜,却从未见过这个!”

“这是荨麻!”宋乔安应道。

“荨麻!”几人大惊失色,“这荨麻如何能吃?”

“是啊!这不是存心害我们吗?”

“几位稍安勿躁!”那富商安抚着那几人的情绪,“且听这姑娘如何说!”

宋乔安点点头,“大多数人对于荨麻都是敬而远之,因为一碰便会浑身奇痒。可实际本草纲目上记载,荨麻具有祛风定惊,消食通便等功效。而荨麻的种子还可榨油。嫩叶更可以食用。只要用开水汆烫后,那上面的刺便软化了!只是这样的方法鲜少人知,加之采摘时,稍不注意便会蛰伤手,所以,少有人食!”

“原是这样!”那富商点点头,又问道:“既然这荨麻如此难摘,今日你为何要做这道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