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乔氏的担忧(1 / 2)

她原以为宋乔安蒙着面纱只因自己是个女流之辈,不敢露面,却不曾想……

一个女子,毁了容颜,没有自暴自弃,也没有躲起来羞于见人,而是像个男人一样开店做买卖,做旁人不敢做的事!

这等魄力,他实在想不到会在一个弱女子身上看到。

将自己心里的钦佩之情隐了去,宋应赶紧移开眼神,怕被宋乔安察觉他在看她。哪怕自己并无恶意,但毕竟女孩子都很在意自己的容貌,他不想宋乔安误会。

不好意思笑了笑,“我是看这月光明亮,能少费些烛火钱!”

宋乔安没想到他想的是这个,瞬间哭笑不得,“你是说我连那点蜡烛都买不起了?”

“不不不!”宋应站起来,“只是掌柜的对宋应已经很好了,能为掌柜的节约一些,也是好的!”

宋应一脸的诚恳,宋乔安觉得这人真是憨厚的可爱。半开玩笑道:“你以为我真这么好心?我对你好是想着日后你若中了状元,给我宣传宣传,我这铺子还愁生意不火爆?不过,你若是继续在这么黑的夜晚看书,这眼睛啊!迟早要瞎!到时莫说状元,进考场都难!岂不枉费了我这番心思!”

宋应听后不知该说什么好,只深深作揖:“若宋应有飞黄腾达之日,必报掌柜大恩!”

“好了!”宋乔安拍拍他的肩,“回房吧!”

“咳咳!”月夜里突然传来几声重重的咳嗽声,陈大宝站在楼上清了清嗓子,念道:“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这是慕瑾夜少时在皇极门书堂进学时,他站在门外偷学的。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耳濡目染好歹能吟诵两句附庸风雅。

方才他见宋应鬼鬼祟祟下楼往后院去,以为他去茅厕,便未理会。结果不久宋乔安也下去了。

月下幽会!这分明就是约定好的!

任务艰巨,他也顾不得那么多,这搅局之人是做定了!

宋乔安和宋应乍听闻有人夜半吟诗也是吓一跳,待看清楚后,宋应似有些意外道:“想不到陈兄也是孔孟门生,失敬!这夜深露重的,难得陈兄还有如此雅兴!”

“许你们月夜谈心,就不许我望月抒怀?月……”陈大宝说着还想继续再来几首,却一时想不起来了!都怪当初他只顾靠着门打瞌睡了。

“那你们先聊,我睡了!”宋乔安打了个呵欠,上楼来。

经过陈大宝身旁时,轻笑一声,“望月抒怀的名句很多,你再好好想想?”

说罢,笑着回了屋。

陈大宝也不觉得尴尬,小声嘀咕一句:“做贼心虚!”

“陈兄,月色尤好!不如来与在下一道吟诗作赋,岂不辜负这良辰?”宋应看着楼上的陈大宝,真诚相邀。

“没那闲工夫!”陈大宝懒洋洋说了句,也回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