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吃不穷你(1 / 2)

“白公子!”宋乔安听不下去了,“职业从来没有高低贵贱,人才有善恶之分。我不想与心术不正的小人打交道!您请回吧!”

白墨听出了宋乔安话里的意思,倒也不恼,深深作了个揖,歉意道:“诱姑娘来锦州之事,在下确实不该。今日便是来登门谢罪的,在下已在百味轩订了座,还望姑娘赏脸,权当赔罪!”

呵,这个姓白的还真会演戏,宋乔安不屑道:“我看是鸿门宴吧!”

“姑娘说笑,白某岂是那等人,当日之事全因爱才心切,不得已为之!姑娘有这般异能,白某又怎忍心加害于你!”

白墨言辞恳切,好似真的对之前的事追悔莫及。

宋乔安低头不语。

百味轩是锦州最大的酒楼,必定汇集了许多知名大厨,菜品也定然别具一格,颇有特色。不然不会如此红火。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她既要在这锦绣街开食店,百味轩无疑是最好的参照。

白墨不动声色笑笑:“姑娘意下如何?”

“好!去就去!”宋乔安狡黠一笑,“就不知白公子银子是否带够?”

哼!吃死你丫的!

“姑娘不必担心!”白墨微微笑着,让开道,“姑娘,请!”

“等等!我还要交代几句!”

宋乔安到楼上同乔氏说了,乔氏还有些不放心。

“要不,让宋应与你一块去?”

宋乔安想了想,“也好!”

遂下楼进后院叫上宋应。

白墨保持着微笑,“怎么,姑娘还怕白某图谋不轨?”

“许你有随从,就不许我带个伙计?”宋乔安白了他一眼,“还去不去了?”

“当然!”白墨随即回头吩咐了一声。

“是,公子!”杜衡走出门外,将停在旁边的马车叫过来。

“姑娘,请吧!马车就在外面!”

“不用了,也不远,我们走路就行!公子身娇肉贵,自行乘车便是!”

宋乔安说罢,便带着宋应出了门,自顾走了。

“公子……这车……”杜衡凑上来问道。

白墨瞪了他一眼,“人都走了,还坐什么车!”

……

“白公子,您实在没必要与我们一同步行,您这一身绫罗绸缎与我这粗布麻衣走在一起,实在不太协调!”

宋乔安看着走在旁边怡然自得的男人,只觉得极其碍眼。

白墨依旧淡淡笑着,摇着扇子,风度翩翩。

“姑娘此言差矣,马车虽好,却因有帘子遮挡,错过了许多沿途景致,就好似姑娘的容颜,隔着一层纱,让人看不真切,不免叫人遐想!”

“哼!”宋乔安剜他一眼,不再搭理。

……

“看!是白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