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冷笑话(1 / 2)

宋乔安让宋应与她一同前去,并叮嘱他将沿路的大户人家记熟,往后免不了要上门送饭菜。

到了畅意园,魏管家只让宋乔安一人进去,宋应只能在府外等候。

想到昨日与那公子谈话并不怎么愉快,也不知会不会影响食欲,宋乔安低声问那魏管家:“老先生,昨日你家主人对膳食可还满意?”

“多谢姑娘了!我家主人很喜欢姑娘的饭菜!”

“那便好!”

……

到了南苑,魏管家还是未进屋。

宋乔安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屋里的人依旧坐在那间里屋中,除了换了身衣服外,似乎就没挪动过位置。

宋乔安都要怀疑这人腿脚不方便或是有别的残疾。不然为何总是闷在屋里?还不愿以真面目示人。

刚想开口说话,屋里的人已经知晓她来了,“姑娘,在下等候多时!”

宋乔安扁扁嘴,她可是按时到达的,又没迟到!不过谁让人家是金主爸爸呢,她也只能歉意道:“哦!抱歉,路上耽搁了一会功夫!”

慕瑾夜笑笑,“无妨!”

鬼知道他等她等的多心焦,生怕她不来了。

宋乔安一面将饭菜端出来,一面说道:“公子趁热用吧!恕我直言,这房中有熏香,饭菜难免沾染上失了本味!还是得尽快食用。”

“不急!在下只想与姑娘聊聊!”

你不急,我急啊!宋乔安暗自不悦,她可没那么多时间陪聊,准备店铺开业还有一大堆事呢!

可即便心里百般不愿,她还是温声细语问道:“公子今日想聊什么?”

“姑娘聊什么在下便听什么!”慕瑾夜伸手一指,“姑娘可坐下说话!”

宋乔安看了旁边的椅子,只得坐下,“要不,我给公子讲个笑话吧!”

“在下洗耳恭听!”

宋乔安坐直身子,有模有样道:

“说是从前有个富商,他每次出门都担心家中被盗,想买只狗栓门前护院,但又不想雇人喂狗浪费银两。冥思苦想后终的一法,从此无忧。公子可知是何办法?”

慕瑾夜微微笑道:“他便一连几日从院墙内扔一块铜板在外面,被一个路过的人捡到,从此便日日守在他家门外。”

“哈哈哈……原来你知道!”宋乔安笑着连连感叹:“‘守株待兔’之人不仅傻在不懂变通,最怕是被他人算计却浑然不知,最终因小利而错过了最好的时机!”

“姑娘好见解!”慕瑾夜知道宋乔安一向有想法,并不同一般乡下女人,不然为何敢单枪匹马到这锦州做买卖?

笑话讲完,似乎听笑话的人心情也好了,宋乔安起身准备告辞:“公子,我铺子里还有些事,便先告辞了!”

“姑娘!”慕瑾夜叫住她,沉吟许久才道:“在下还想问姑娘一个问题!”

“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