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见……与不见?(1 / 2)

宋乔安回头来看着这气派的铺子,她感觉自己又像做了一场梦,不过这次是美梦,还成了真。

当初她花五十两却买了张假房契,如今没花一分钱却得到了这么好的铺面的使用权,这人的命运有时候真的太难以捉摸了。

她想这铺子的主人定是个好人,她明儿送菜的时候一定要好好谢谢人家。

“糟了!”光顾着高兴,她竟忘了乔氏。她出来了这么久,还不知乔氏着急成啥样。

赶紧锁了门,跑回客栈……

这说好回村子里的,如今宋乔安却不见踪影,乔氏担心是否出了事,打开门正想出去找找,却刚好宋乔安已经在门外了。

“安儿,你去哪了?急死我了!”

宋乔安拉住她的手,兴奋道:“娘,咱们不用回去了!”

……

当乔氏看到那铺子时,也吃了一惊,忙问宋乔安:“这铺子果真没要钱?”

“嗯!”宋乔安点点头。

“该不会又是骗子吧!”乔氏担忧道,毕竟这天上哪会掉馅饼。

“娘,放心吧!我没那么好骗!”就算要骗,宋乔安也实在想不通对方要骗她什么?她没有钱,不可能图财,脸上有疤,也不可能图色!多半就是个钱烧的慌的暴发户。

话说那黄五着急忙慌赶到白府,让门童先去通禀。足足等了半刻钟,门童才回来将他领进去。

刚进府内,便闻得阵阵异香。园中亭台水榭无数,繁花似锦,满地的落英。穿过一条条游廊,九曲十八弯。

黄五不禁心里感叹,都说白家富可敌国,便这府宅,就如进了皇家的御花园一般。

门童带着黄五进到一处雅致的院落,向门口的仆从交代了几句,便由那仆从带着他进到院中。

白墨此时坐在几株樱花树下,桌上摆着五颜六色的香料,都用精致的珐琅小罐装着,旁边有个翠玉香炉,袅袅熏香从炉中溢出,香味瞬间游走在四肢百骸!

黄五方才因为着急而满头大汗,口干舌燥,此刻闻了这香,竟有些丝丝缕缕的凉意窜入肺腑,顿觉神清气爽,干燥的嗓子亦霎时有些甜润。

“大玄国第一调香师国果然名不虚传!”此刻黄五忘了他还有十万火急的事,拍手叫好起来。欲上前看个仔细。

白墨瞥了他一眼,冷冰冰道:“你身上有浊气,还是走远些!免得沾污了我这上好的香料!”

黄五停住脚步,有些尴尬,忙又退回去。

“过来吧!”白墨将香料的盖子盖上,引黄五去了旁边的亭子里。

仆人已将茶点备好。

黄五不敢入座,只站着。白墨呷了一口茶,才淡淡问道:“你说那个丫头和宁王有关系?”

黄五忙不迭地点头,“确是如此!别人不知道,但白掌柜您是知道的,那百味轩的东家,畅意园的主人就是宁王爷啊!宁王爷手底下的人连夜将我抓了回来,让我将所骗银两悉数还回去,那魏管家还让我带他去见那个姑娘!这般兴师动众,想必交情匪浅!”

“哼!”白墨不屑道:“他也不过是个落魄王爷罢了!有何好怕?”

“那宁王爷虽说不得势,但毕竟是皇室中人。白掌柜您自然是不怕,可黄某只是一介平民,哪敢得罪皇亲国戚!好在王爷没有降罪,只是小惩大戒。”黄五说着还有些胆战心惊。

白墨凝眉沉思,他倒是真没想到,一个乡野来的丫头被骗,竟然能劳动一向低调的宁王插手……

这丫头果然不一般!

见白墨未说话,黄五继续道:“那姑娘如今有这靠山,黄某实在不敢妄动!望白掌柜体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