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此生不嫁(1 / 2)

宋乔安独自坐在夕阳里,背影孤单。

她突然很想养只宠物,哪怕只是一只小羊羔。

父母早亡,她与外公相依为命,就如现在和乔氏一样。二十几年,她呆的最多的地方是厨房和农场。有时会直接睡在农场里。

她养了一只狗,不是什么品种,就是普通中华田园犬,她给她取名叫香菜!香菜陪着她去地里田里,追鸡撵鸭,有时沾上一身的晨露,有时头上全是黄黄的花粉!

外公平时和蔼可亲,但教她厨艺时异常严苛。

他有一根细荆条,她若做错,会直接打她的手。

但是过后总会带上药油亲自给她搽……

如今,她穿越过来,不知道外公怎么样了,还有香菜……

这么些年,她已经习惯了孤独,可如今亲人不在身边,抬头只看到四周高高的山峦,犹如坐井观天。

想到这,宋乔安不禁悲从中来,头埋在膝盖上呜呜哭起来,或许是因为慕瑾夜的逃婚,让她此刻格外想念现代的生活,想念外公,想扑在他怀里哭一场!

她只觉得太委屈!

乔氏远远看着,心痛如绞,眼泪也跟着下来。走到她身边坐下,把她搂在怀里,“会好的!会好的!”

……

夜幕降临,张家院子里热闹非凡,那些吃酒席的村人迟迟不肯散去,张文远夫妇忙着招呼着。

男人们划拳吃酒,女人们下了桌边凑在一起嗑瓜子唠家常,孩子们嬉戏玩耍……

新房里,宋明凤盖头还没揭,张桓卿沉默地坐着。

当初他一时冲动答应下来这庄婚事,其实早就已经后悔了。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张家如今好歹算是村里的书香之家。又是眼巴巴找宋家提的亲,退婚这种事可做不出来,有损人家闺女名节不说,还让人戳脊梁骨。况且有了那道士的“预言”,任凭张桓卿如何不愿意,张文远也定然不会退了这门婚事的。

“三郎!”宋明凤有些坐不住了,轻轻喊道:“你快把人家盖头揭了吧!”

张桓卿看了一眼,心里烦闷,起身开门准备出去。

“儿子!大喜日子你要去哪?”张文远媳妇张赵氏把他推了进来。

“娘,我出去透透气!”

张赵氏一看宋明凤盖头都还没揭,责备道:“今晚是你的好日子,你还要上哪去?快,把新娘子盖头揭了!这吉时都过了!”

张桓卿甩开她,不满喊道:“娘,我根本就不想成这个亲!”

盖头下宋明凤的脸霎时苍白,紧紧咬着嘴唇。

“这节骨眼了,你这孩子说什么胡话!”张赵氏紧张地看了一眼新娘子,未免张桓卿又说出些胡话来,赶紧拉着他出了门,到僻静处语重心长道:

“娘知道你不喜欢那宋家丫头,娘也觉得那宋家如今败落,我这样的状元之才,那宋家根本不配!可有啥办法,这是上天的旨意,那丫头天生凤命,旺夫旺家,如今娶进门了,木已成舟,就好好过日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