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姻缘,强求不得(1 / 2)

“人老了,这手总是抖!”张婆婆满是歉意说了句,弯腰拾起。

“这人也是,都不找找就瞎嚷嚷!丫头,别担心!”张老大媳妇一面安慰着宋乔安一面朝门外嚷道:“大惊小怪,去找找嘛!这大活人还能凭空不见了?”

“不是……这……”张老大在外面欲言又止。

宋乔安手微微握成拳,起身跑出房门!

柴房里,被褥叠放的整整齐齐,一看就知人已经走了很久。

张老大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我在周围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人!也不知……”

张老大媳妇拉了拉他衣袖,摇摇头。

“我知道他在哪?”宋乔安一把扯下头上的绢花,进屋把喜服换下,便要上山。

“丫头,等一等!”一直在一旁未言语的方仕仁走上前来,:“这世间姻缘,强求不得!”

“方爷爷,您这是什么意思!”宋乔安礼貌笑了笑,“您知道的,阿夜脑子不好,说不定是上山迷路了!我得去找找!这好好的一个人若是丢了,往后若他家人找上门,我可没法交代!”

“他的家人已经把他接走了!”方仕仁叹口气道:“昨夜来的人,临走时把我借给你的五两银子还了,还给你留了这个!”说着,方仕仁摸出一块通透的龙形玉坠。

“原来是这样!”宋乔安依旧笑着,“找到家人,这是好事,这傻子干嘛瞒着我!那……”犹豫片刻,宋乔安敛了笑,脸上怒意尽显,“那您知道他家在哪吗?”

“安儿……”乔氏哽咽道:“算了吧!”

“是啊!”张老大媳妇也上来劝道:“这忘恩负义的东西,根本不配咱闺女!”

宋乔安压着火,攥紧拳头,冷冷道:“我要问清楚,他答应了我,为何又要反悔。他反悔可以,只要告诉我,我决不拦他,这样不辞而别,算什么?”

方仕仁摇摇头,“老朽不知他家在何处,今日前来,也算是受人所托。丫头,此物贵重,切记妥善保管,有朝一日,说不准你二人还有重逢之日!”

见宋乔安不肯收,方仕仁将玉佩交给乔氏,再三叮嘱,仔细保管,这才拄着拐杖在仆人搀扶下下了山。

乔氏瞧着那块玉,总觉得似曾相识。还未等细看,宋乔安一把抢过,气愤扔出去,“谁要他的东西!”

“哎呀!”乔氏惊呼一声,赶紧跑过去寻找。这可是方仕仁叮嘱过的,看起来也很贵重,若有一天,别人再要回去,可就麻烦了!

幸好玉佩没有摔在地上,摔在了铺满干草的鸡窝上,没有摔碎,只是沾上了些鸡屎。

乔氏将玉佩冲洗干净,上好的羊脂白玉,温润细腻。看着有些年头,像是家传之宝。她只觉得熟悉,像是曾经见过似的,却想不起来。

未免又被宋乔安摔了,她赶紧找块布包起来藏好。

张老大媳妇一边痛骂慕瑾夜一边劝着宋乔安,“丫头,你放心,婶子一定给你找个更好的!保管比那傻子强!”

“不用了,婶子!”宋乔安背上背篓,“我干活去了!”

今日没有馒头可卖,宋乔安准备把之前遗留的活计都做了。

乔氏没有阻拦,她知道宋乔安需要静一静。

大喜日子变成这样,张老大一家也不好意思再留下来。乔氏没有强留,一面道着歉,一面将之前准备喜宴的鱼肉拿了些让他们带回去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