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新郎官不见了(1 / 2)

宋乔安好似受了炮烙之刑,第一反应便是挣扎,没想到却像紧箍咒一样,越挣扎越紧。

“你要干嘛?”她心有点慌,这呆子力气太大了!

慕瑾夜自然不会回答她,依旧微笑,看起来比月色还迷人。

可在宋乔安眼中,她就只看到猥琐,像极了地铁上总会遇到的变态。

直觉告诉她,这呆子今夜极不正常!

她只能撒着娇,扮柔弱:“阿夜,快放开,你弄疼了我了!”

可没想到撒娇毫无作用,慕瑾夜根本不为所动。

莫名火起,宋乔安脸色突变,大骂:“你再不放手,信不信我活剥了你!”

这招果然好用,只见慕瑾夜笑容僵在脸上,手上松了劲,却并没有放开她。

“我说,你是不是欠……”宋乔安抬起头,准备再来恐吓一下,却猛然迎上一双悲伤的眼神。

慕瑾夜的笑容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哀伤,一种无助的哀伤。月色下,那眸子里似乎还有晶莹的液体闪动。

这呆子这么不禁吓?还有着小孩子心性,说不得,一说就抹眼泪。

宋乔安火气消了大半,“哎呀,我就是说说而已,我可从不剥人的!乖!别哭了!”

慕瑾夜依旧看着她,那双溢满悲伤的眼睛让人心疼。

突然,他一把抱住宋乔安……

这次宋乔安没有挣扎,像安慰小孩子一样拍着他的背,“好了,好了!”

许久慕瑾夜松开她,紧紧盯着她的脸,伸手揭下面纱。

宋乔安一惊,赶紧用手遮住。

习惯了面纱遮丑,这猛然被揭开,而且还这么近的距离,即便是夜里,也能清晰看到那条丑陋的疤。

女孩都是爱美的,她不想把自己不好的一面示于人前。

慕瑾夜将她手拿开,轻轻抚摸那条疤,神情温柔的如同今夜的月光。

他的掌心有茧,手指却是白皙修长。食指和拇指也有厚厚的茧,显得有些粗糙,所以他用中指抚摸,指腹柔软,宋乔安觉得脸上的疤有些酥酥痒痒的感觉。

手指下滑,抬起她的下颚……

宋乔安看着近在咫尺的脸,有着完美的比例,完美的轮廓,尤其那双眼睛,黑亮如星,眼波流转。此刻的慕瑾夜就好像凭空出现在她面前的妖精,正对她勾魂摄魄。

她有些发懵,慕瑾夜却已闭上眼,缓缓向她凑过来,灼热的呼吸已经喷溅脸颊……

她回过神,头歪向一边,淡漠道:“阿夜,别闹了!”

慕瑾夜的脸贴在她耳旁,他听着她的心跳,不快不慢。

终于,他在她脸颊轻吻了一下。

宋乔安退开他,借着拢头发擦了下脸颊,“我去睡了,你也早点睡!”

说完,快速跑回屋里。

慕瑾夜久久伫立,抬头看了看……

时辰不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