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杀鸡(1 / 2)

天色不早了,宋乔安执意让乔氏休息,自己则磨了刀,一手抓住那只鸡,一手拿出一个碗放在地上,拔掉鸡脖子上的几撮毛,一刀毙命。随后提着鸡脖子将血流进碗里,这鸡血她还有大用处。

慕瑾夜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这哪是个弱女子,分明是个纯爷们!

宋乔安没在意他在一旁观看,也未叫他帮忙,兀自将鸡放进开水里烫毛,随后三下五除二将毛拔干净,燃上一把干草,烧掉鸡身上的绒毛,在泉水边清洗干净,直接放在石板上就开始开膛破肚,熟练地将里面的内脏都取出来放进碗里。

慕瑾夜看着这一幕差点呕出来。这女人到底是人是鬼?

随后,宋乔安用手摸着鸡身上的所有骨头,先在鸡脖子上划上一刀,紧接着令慕瑾夜更不寒而栗的一幕出现了,在令他眼花的刀光下,宋乔安竟然将鸡的骨头全部剔除,而整只鸡却完好无损。

他不由的感觉自己全身骨头都在疼。

取出骨头后,将鸡洗净,放入砂锅中,拍去一片老姜,文火慢炖。

接下来,才是宋乔安最想做的一道菜。

将鸡骨头砍成块,加入之前晒干的石斛。石斛滋阴养血,乔氏这样体弱的人最适合食用。

想到乔氏最近有些咳嗽,宋乔安又加入了一些百合,麦冬,枇杷叶一起炖。两个时辰后,再将骨头和药材滤出来。

以前宫中的贵人喜好养生,宋家的祖先曾给慈禧老佛爷做过菜。所以宋家宫廷菜的招牌就是药膳。宋乔安知道,喝汤比吃肉更营养,而这道汤,远比那只鸡珍贵。

晚饭时,宋乔安将整只鸡放在慕瑾夜面前,将鸡汤舀在碗里端给乔氏。

“这……还是给阿夜喝吧!”乔氏推辞着。

“他吃肉你就喝点汤而已!”宋乔安吹了吹鸡汤,递给她:“快,趁热喝了!”

“那给阿夜也盛一碗!”

“他吃肉就行!”

这石斛虽是好东西,对体虚体弱之人有所裨益,但对于体格健壮的青壮年却不适合食用。

宋乔安看了一眼慕瑾夜,“快吃啊!专买给你补身体的!”其实她知道,慕瑾夜壮得跟头牛似的,哪需要补什么身体。只不过乡下人鲜少吃荤腥,应着乔氏,给他解解馋罢了。

慕瑾夜看着眼前一整只鸡,哪怕炖煮了两个时辰,皮依然是完好的,鸡汤清亮,香味扑鼻。

可他吃在嘴里依旧如嚼柴一般。

宋乔安见他吃的艰难,有些难以理解。她闻着香味就知道这鸡炖的不错。外公说过,越是高端的食材,往往烹饪方法越是简单,保留食材本身的味道才是最重要的。这鸡是一两年的土鸡,水也是清甜甘洌的山泉水,便这两样,在加勺盐就能成就美味。

而他似乎有些嫌弃。

“你到底吃不吃?”

宋乔安每做一道菜都是用心的,哪怕只是烙个饼!

这也是外公教她的,食材是有灵魂的,只有用心对待,它才能回报给你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