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池沐沐对江见衾的妥协(和好)(1 / 2)

“沐沐,我能够放下所有的和燕衿选择重新在一起,你为什么不试试,和江见衾一起努力,重新找回你们之间的感情。”乔箐问池沐沐。

池沐沐笑了笑,“我不知道。”

“你是害怕再被伤害是吗?”

“我真的不知道我对江见衾到底现在是什么样的感情,我真的觉得我和他在一起生活很累。”

“其实你就是在不甘心。”乔箐总结。

“或许吧。”池沐沐点头,“总觉得自己改变不了江见衾,也对他产生不了什么影响,总觉得和他在一起,就是要委屈自己所有的感情,我觉得很累。我一直憧憬的爱情是我们彼此都会爱着彼此,是我们彼此都会把自己放在第一位,不是将将就就。”

“以前的江见衾是不愿意把自己的感情释放出来,所以会克制,然后酿成了他现在的性格。他不知道这样的性格对别人而言是伤害,但是现在的江见衾,真的变了很多,为你改变了很多。你们之间没道理,为彼此付出了这么多,最后却成为了陌生人。沐沐,真的不要让自己后悔。”

池沐沐紧咬着唇瓣。

她真的是下定决心不会江见衾在一起的。

没有想过后悔。

“死过一次就会知道,很多事情就想要去珍惜而不是去消耗。诚然,燕衿真的做了很多违背我原则的事情,我们之间甚至还夹杂着很多仇恨,但最后,我还是决定放下一切,和燕衿好好在一起。爱情最伟大的地方就在于,我们可以彼此包容接纳甚至是为彼此变成最优秀的那个自己。”

池沐沐不知道应噶怎么回应。

总觉得对比起乔箐的爱情,她的爱情总是那么小家子气,总是那么上不得台面。

“我不是在逼你一定要和江见衾在一起,我只是站在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你,不要错过了最爱你的那个男人。我现在有时候也会想,在我18岁爬上燕衿床的那一刻,我如果多给他一点信任,我如果坚持等他见他一面,我就不会回到禾口家族,也就不会经历这么多悲烈的事情。”乔箐嘴角带着笑。

虽然是释然的笑容。

却也真的夹杂着很多伤感。

人总会后悔很多事情。

就看,怎么让自己想明白。

“所以沐沐,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再给江见衾一次机会。”乔箐劝慰。

今天来见池沐沐,除了告诉她她是乔箐之外,还是想要撮合她和江见衾。

曾经的江见衾不是她觉得最适合沐沐的人,但是现在的江见衾,她可以完全肯定,他就是。

终究。

池沐沐没有给乔箐一个准确地回答。

乔箐也没有逼她一定要听从她的建议。

感情的事情。

或许外人表面看得多。

真正还是冷暖自知。

何况。

那么爱江见衾的池沐沐,能够真的下定决心和江见衾彻底分手,真正经历过些什么,也只有她才知道。

两个人吃过晚饭。

一起离开。

程笑笑一直在门口等候。

看到她们出来,显得异常的恭敬,“首领夫人,池小姐,请慢走。”

两个人都这么看着程笑笑。

池沐沐突然说道,“笑笑,秦辞要结婚了。”

程笑笑微微一笑,“看到新闻了。”

新闻上说,秦辞和盛芷葶已经确定婚期了,只是还未对外公布具体时间而已。

“总之,以后真的遇到什么困难,可以给我打电话。”池沐沐从包里面拿出一张名片,“你收着。”

“谢谢。”程笑笑感激。

池沐沐对着程笑笑微点了点头,跟着乔箐一起离开了青禾餐厅。

餐厅门口。

两辆熟悉的轿车在门口等候。

池沐沐眉头微皱。

车上下来的人,一个是燕衿,一个是江见衾。

池沐沐转头看了一眼乔箐。

“我只是告诉你燕衿我在这里。”乔箐解释。

燕衿上前把乔箐搂抱在怀里,“我通知阿衾的。”

池沐沐当然也不能说什么。

毕竟。

首领发话,她还不敢顶罪。

之前对燕四爷所有的坏印象都是因为他三心二意,他渣男一枚。

现在知道了所有。

不仅没有坏印象,还佩服得五体投地。

细想。

燕四爷做了这么多,甚至当上首领,说不定,都是为了乔箐。

别人的爱情,怎么都能这么伟大。

池沐沐就这么按着乔箐被燕衿搂抱着上了车。

乔箐在燕衿怀抱里幸福的笑容,真的不是装出来的。

她就这么看着他们的轿车先走。

一走。

就是一行车队。

“沐沐,我送你回去。”江见衾开口。

池沐沐转眸看着他。

“你的司机先回去了,我送你。”江见衾再次说道。

池沐沐抿唇。

这一次,没有拒绝。

就是主动的,走向了江见衾的后座。

江见衾这一刻分明松了一口大气。

是真的很怕池沐沐会拒绝。

更怕池沐沐会让辛亦彬来接她。

江见衾回到驾驶室。

依旧龟速一般的开车。

池沐沐也习惯了他的车速。

就这么看着窗外,霓虹灯光闪烁。

有时候真的觉得时间过得很快。

认识江见衾的时候,19岁,现在29岁了。

整整十年。

十年经历了太多太多。

现在回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安静的轿车内。

池沐沐拉开话题,“宁初夏是乔箐的事情,你早就知道是吗?”

江见衾抓着方向盘的手,明显紧了紧。

他点头,“嗯。”

“为什么不告诉我?”池沐沐问。

还是会,有些生气。

“四爷不允许告诉任何人。”

“对你们而言,我不值得信任是吗?”

“不是,只是多一个人知道多一份危险,当初四爷从帝烨手上夺过政权,就牵扯了很多人,知道得越少就会越安全。”江见衾解释。

池沐沐沉默着。

也不知道她接受没有接受她的解释。

江见衾说,“其实我暗示过你的。”

池沐沐转眸看着他。

“我说过让你多和宁初夏接触,你会喜欢上她的。”

“江见衾,你怕太看得起我了!你说这些话我难道不会认为,你只是为了让我讨好燕四爷所以在给我洗脑吗?”

“……”江见衾无言以对。

“算了。”池沐沐似乎也不想计较了,“乔箐还活着就好。”

还活着。

什么仇什么恨都没有了。

江见衾也不再多说了。

这件事情,他不占什么理,说了都是他的错。

轿车稳稳当当的在街道上行驶。

车内又陷入了安静。

很安静。

“沐沐。”江见衾主动开口了。

在池沐沐以为,他不会再说话的时候,又说话了。

“我们重新开始好吗?”江见衾问。

小心翼翼甚至有些胆颤的问。

池沐沐轻抿着唇瓣。

不可否认。

乔箐总是会给她很大的影响。

她的三言两语,就可能会改变她对一件事情的看法,就可能会改变,她所谓的坚持。

她说,“给我点时间,我想想。”

江见衾整个人明显僵硬住了。

他想过最坏的答案是,不。

想过最好的答案,也是不。

他万万没有想到,池沐沐给他的回答是,让她想想。

想想的意思是不是就是,她会考虑和他重新开始了

他情绪明显在激动,又在努力让自己压抑。

“你认真开车。”池沐沐似乎也注意到了江见衾的情绪波动,连忙提醒。

此刻轿车都是走的s路线了,现在还不是很晚,街上车流量还不少,江见衾这样的操作明显危险得很。

江见衾这一刻似乎也才反应过来,他确实有些不太淡定了。

他连忙深呼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保持了冷静,他说,“多久我都等你。”

池沐沐没有再回答。

因为,内心真的很矛盾。

对江见衾,从来就没有洒脱过。

轿车到达池沐沐的小区门口。

江见衾连忙下车,给池沐沐打开车门,牵着她下车。

两个人双手握在一起。

池沐沐这次没有甩开。

“你回去吧。”池沐沐说。

江见衾点头。

池沐沐看了看彼此握在一起的手。

江见衾不舍的,放开了。

池沐沐转身离开,走进小区。

身后就一直能够感觉到江见衾的视线,一直一直放在她的身上。

根本没有,离开。

池沐沐想。

或许乔箐说的是对的。

江见衾真的为她改变了很多。

而她要的,不就是江见衾的改变吗?!

她走进电梯,回家,躺在床上。

池沐沐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里面的两个小家伙,想要爸爸吗?!

电话在此刻突然响起。

池沐沐看了一眼来电,接通,“亦彬。”

“明天去c国谈药品出口的事情,你没忘记吧?!”

“……”真的忘了。

“你现在的情况能去吗?”辛亦彬带着些担忧。

“现在我情况稳定,应该没问题。”

“上次你孕反很严重。”

“那次是意外。”

“要不要,叫一个医生一起陪同。”辛亦彬建议。

“不用。”池沐沐拒绝。

“那好吧,明天还是晚上的飞机,过去的话加上时差,刚好也是晚上,休息一晚,第三天约了对方总负责人一起见面谈合作。”

“可以,明天晚上来我家小区接我。”

“好。”

挂断电话,池沐沐想了想,给乔箐拨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到家了吗?”

“到一会儿了。”乔箐回答,“怎么,还舍不得我吗?”

“你太自恋了。”

那边不在乎的笑了一下,“那你找我做什么?”

“明天我回去一趟c国,就是给你说一声,走一个星期。别太想我。”

“是你想我吧?!”那边无情戳穿。

“看穿不说穿,我们还是朋友。”池沐沐生气。

“好,你在外面注意安全,特别是怀孕期间。”乔箐叮嘱。

“我知道照顾自己。”

“晚安。”

“晚安。”

乔箐挂断电话,不由得笑了一下。

燕衿此刻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看着她笑容满面的样子,问道,“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开心?”

“只是突然觉得,沐沐和阿衾之间有戏了。”

“嗯?”燕衿皱眉。

“等我打个电话。”乔箐说道。

从床上起来,走向了外阳台。

燕衿就看着她的身影。

原本以为,一切揭穿之后,乔箐就会离他而去。

真的不敢想象,现在还能够拥有这种幸福。

阳台上,乔箐给江见衾拨打电话,“今天送沐沐回去,你们之间有进展吗?”

“有,沐沐说给她点时间想想要不要接受我。”江见衾直言,“箐箐,真的很感谢你。”

乔箐笑,“那倒不是,你改变也很大,沐沐也看在眼里。我打电话主要是告诉你,沐沐明天晚上要去一趟c国。”

“她怀孕了还去?”

“所以需要医生陪同。”

江见衾立马就懂了,连忙又感谢道,“谢谢。”

“其实不用谢我,是沐沐的意思。”乔箐直言。

江见衾明显有些不太相信。

“明知道我现在在撮合你们,沐沐主动给我打电话说要去c国,目的还不明显吗?”乔箐扬眉。

这么多年在商场上打拼的池沐沐。

显然已经不再是那个小白兔了。

“谢谢你告诉我。”江见衾控制着内心难掩的兴奋。

乔箐搁着电话都能够感觉到江见衾的不淡定。

她说,“好好把握机会,我挂电话了。”

“晚安。”

“晚安。”

乔箐把电话放下。

刚放下,身体就被人猛地一下从后面抱住。

乔箐一怔。

某人的头就已经靠在了她的颈脖之间。

分明,亲昵到不行。

“燕衿,不能这么频繁。”乔箐分明很紧张。

就是燕衿一靠近,就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了。

“我还很年轻。”

“你都快四十岁的人了!”乔箐无情的说道。

某人还是呕血了。

“我才33岁。”离四十岁还远得很。

再说了。

“我就算四十,也可以……”燕衿已经咬住了乔箐的耳朵。

即使各种……

“燕衿。”乔箐受不了了,“你再这样,我就和你分房睡了!”

“……”燕衿安分了。

那一刻明显还有些受伤。

他说,“不喜欢吗?”

“不是不喜欢,而是不能这么纵欲。今天你助理给我发信息,说你……上班状态不好,总是发呆出神,问我你是不是这段时间特别辛苦,是不是睡眠不太好,还说要不要让医生过来看看你的精神状态是不是生病了?!”乔箐越说越气。

燕衿嘴角却拉出一抹笑容,明显得很。

“我都不知道回答你助理,我总不能说,你纵欲过度精神不济吧!”乔箐气急败坏,看着燕衿此刻笑得好看,“你还笑,你知道不知道我当时多尴尬!”

“有多尴尬?”燕衿在她耳边喃喃问道。

“燕衿,你正经点好不好?!”乔箐受不了了。

她一本正经的在说事情的时候。

他居然在……

“我都听着的。”就是听着,不妨碍他的动作。

乔箐身体都是紧绷的,她说,“从现在开始,我要严格控你的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