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 谁介意谁输(二更)(1 / 2)

体面I 简思 1693 字 5个月前

“大姐,你说我二姐要是犯傻可怎么办啊?她现在一切都和盛桥拴在一起。”

如果当初不迈这步还有的退,现在迈了这步,应该不可能会起变化吧。

不会那么疯的!

白蔷:“老二不傻。”

只要不傻,就该明白,一旦她和盛桥解体意味着什么。

隋静在门口听了一会,推门进来。

“你姐又怎么了?”

“妈,你怎么还偷听呢。”

“我问你话呢。”

“啥也没有!”白歆没好气道。

白蔷去开自己的电脑,去忙工作了。

隋静被无视的彻底。

但隋静听到了。

别的事情她都能由着白勍和她对着干,但这个婚姻的事情绝对不行!

现在不只是家的问题了,还有你一生的幸福,你所有的成就。

隋静叫白歆:“那个姓荣的还缠着你姐呢?”

“没有。”

“你别骗我!”

“那人家也没怎么样,你能怎么样?”

“那是你姐心里还没放下?这个死丫头我就说她脑子不好。”隋静骂了起来:“盛桥要什么没有啊?只要她能生,哪怕生个丫头片子出来,一切都是她的!”

这个选择不知道怎么做?

那姓盛的,据说前面生了个孩子,前些年一心搞事业然后孩子生病死了,和老婆俩心灰意冷的离了婚,然后就全世界胡天胡地的跑,啥事情都不干,就这种人他能管你啥?

你是他员工,他都把公司交给你,你做他老婆,他什么不依着你?

但凡能下个蛋,你就发了你呀你!

再说说,荣长玺对他们家什么样?

盛桥对家里什么样儿?

“你别瞎说。”

隋静:“我瞎说?盛桥对家里什么样你看不到啊?”

“你和我说有什么用,再说我这不是瞎担心吗。”

“那没有啊?”隋静没好气数落白歆:“没有你瞎说个什么劲儿,再让人听去了。”

“我跟你实在说不到一块儿去。”

白歆拿包走人。

……

白勍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有时间就往三叔那跑跑。

叔侄俩偶尔喝上几杯。

白勍和白国安可以谈心,也能谈到一块儿去。

隋静那头担心,就和白庆国嘚吧嘚的,白庆国就找了白国安。

那意思也是怕白勍被荣长玺拽回去。

白庆国又提了提当初他接白勍回家过年的事儿。

“我当时瞧着两人关系就不一般,你们啊都觉得白蔷心思深,我瞧着白勍才是。”

那时候就感觉挺怪的,现在觉得啊,原来在那个时候已经开始了。

白国安听着这话,他怎么听怎么不乐意。

“童童可没白蔷心眼多,你家白蔷那是没离婚就开始发展接下来的人选,你看这每一步走的,都是想好的,她没离婚之前我都没想到她能干出来这样的事情。”

白庆国抿唇。

笑了笑。

反正吧,生的这两个女儿都不孬。

但是这种事情,不是什么好事儿。

“我就不爱听人讲白勍这种话,身边有两个人追求怎么了?就是发展出来的?想也是盛桥想的,我童童不会想那些。”

想那些,事业就没法儿干这么成功了。

白庆国知道老三偏他家老二。

得得得!

他做亲爹的,何苦做这个坏人呢。

“你嫂子那意思,让你劝劝,甭折腾了,看看什么时间合适赶紧结婚,要个孩子吧,有了孩子就消停了。”

有了孩子,大家都放心了。

要不现在心就悬着。

白国安笑:“这有什么可担心的。”

晚上白勍和盛桥来白国安这里,盛桥喝茶不喝酒。

以前挺能喝的,后来他女儿没了,啥都戒了。

有一段时间,命都要戒了。

有些事情,后悔吧,可来不及了!

也没什么机会陪伴,孩子那么小就去了,然后再后悔好像也没啥用。

过了这些年了,稍微能放心了。

和白国安聊了会,他有事情就先走了。

“我一会来接你。”

白勍点头:“知道了。”

送盛桥到门口,然后又回来。

叔侄俩还有崔丹就着几个鸡爪子喝了半斤酒。

崔丹挺能喝的,也爱喝。

“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

“今年不结明年也差不多了,得抽个时间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