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八章 一纸休书(1 / 2)

禁区猎人 都市猎人 1772 字 1个月前

这天凌晨,林朔一行人结束了对巴迪亚王宫的“访问”,四个人回到了招待所。

回到住所安顿好伤员,林朔第一时间联系了后方,寻求支援。

苗成云受伤太重了,两臂齐断。

猎门总魁首挂了电话,心情极为郁闷。

四人今晚这一趟,巴迪亚的国王和两位亚圣都死了。

尽管众人一开始的目标并不是巴迪亚国王,可到了那种情况,双方既然已经照面,那就是不死不休,否则无法收场。

国王薨了,而且是在怀了孕的老太后院子里死得不明不白,整个王国必然会腥风血雨一阵,至少短期内不可能再威胁到米亚公国。

可这种辉煌的战果,仅仅是对于阿尔忒弥斯而言,对于林朔来说,这纯属赔本的买卖,为了阿尔忒弥斯一个小小的公国,赔上了自己兄弟苗成云的两条胳膊。

这件事,他觉得交代不过去。

这会儿苗成云吃了止痛药人已经睡着了,林朔则坐在苗成云的床边,面色铁青地看着阿尔忒弥斯,缓缓说道:

“现在事情变成了这样,还请恕我林朔能力不足。你的买卖,我做不下去了。阿尔忒弥斯,休书我现在就写,你我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就此别过。”

说完这番话,林朔看向了一旁不敢吭声的苏冬冬,沉声说道:“冬冬,去拿纸墨过来。”

苏冬冬原本对于林朔给阿尔忒弥斯写休书这事儿,是乐见其成的,不过眼下一看这情况,林家四夫人有些犯犹豫。

因为据她所知,目前林朔和阿尔忒弥斯的婚姻,是假的。可阿尔忒弥斯其实是婆婆钦定的儿媳妇,林朔又孝顺,所以未来一见到婆婆,那这份婚姻就会变成真的。

而且阿尔忒弥斯本人就掌握着婆婆的关键信息,这会儿林朔要是跟她一拍两散,婆婆就极有可能找不到了。

当然家里没婆婆对一个儿媳妇来说,未必是一件坏事,婆媳关系本来就很难处理,而且苏冬冬说到底还只是个四夫人,在婆婆眼里位置可能更加低微。

可丈夫林朔对婆婆的思念之情,她是清楚的。她自己父母死得早,对此非常理解,也极力支持丈夫找回婆婆。

所以在这一刹那,苏冬冬想了很多,心里两种心思互相一较劲,人就僵在原地了。

她这一走神,小五就不客气了,直接接管。

林家四夫人双眸燃起紫焰,变成了五夫人。

小五叹了口气,喃喃说道:“我也是心累。”

一边说着,林家五夫人走到阿尔忒弥斯的身后,双手叉腰骂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给我们家夫君赔罪!”

说完这话,小五一脚踹在了女公爵的膝盖弯,阿尔忒弥斯措手不及,噗通就跪下了。

阿尔忒弥斯这会儿也是心乱如麻。

其实去王宫行刺这事儿,就她的能耐和出息,是不会真想这么去干的。

晚上早些时候她冲林朔勾手指头,那是想逗逗他,结果把苏冬冬给招来了。

苏冬冬一到,阿尔忒弥斯心里有些理亏,于是就找托词,说是原本想跟林朔去王宫看看,摸摸底细,反正就把事情往正事儿上引。

结果苏冬冬毕竟是刺客信条的首席刺客,很擅长这类事情,一听这不是乱来么,于是还真去帮着完善这个计划了。

那几套夜行衣,其实就是大西洲样式的秋衣秋裤,正好是黑色,是两人之前在伏龙镇逛街的时候买的,队伍里所有人都有。

于是乎就错进错出,两个女人之间互相抬杠,架秧子架着就去了王宫了,还把林朔和苗成云这两位护花使者给捎上了。

现在苗成云两条胳膊没了,林朔要跟自己掰,这事儿怎么办?

阿尔忒弥斯脑子乱着呢,又被小五这一脚踹跪下了,干脆就瘫坐在地上,眼泪珠子练成串往下掉,哭了。

林朔虽然是个面冷心热的,可这事儿他觉得不是哭能解决的。

苗成云的胳膊,确实能移植上生物科技产品,可就算新胳膊功能再多,那也不是自己的。

阿尔忒弥斯哭得再凄惨,难道能把他的右胳膊哭回来吗?

于是林朔沉着脸不为所动,看小五好像不愿意去拿笔墨,他干脆自己在随身的腰包里翻了翻,找出一支圆珠笔和一本工作笔记。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每晚临睡前在工作笔记上记下狩猎信息,这是林朔长久养成的习惯。

这会儿林朔正在气头上,也就不管这种蓝色圆珠笔的笔迹大西洲认不认了,总之这份休书他一定要写。

这个错误必须要得到纠正,否则这么下去没完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