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允许(二更)(1 / 2)

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正文卷 245允许(二更)( ..)这时,唐御初恰好从屋子里出来,听到了楚千尘的这番“豪言壮语”,又默默地退了回去。

他们王妃真非常人也!

顾玦悠然地微笑,颔首道:“嗯,听你的。”

楚千尘直到此刻,才觉得两人的对话似乎有些不对。

可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很有急智地提议道:“王爷,你该去睡了。”

就算不看脉象,楚千尘也能猜得出来,这一路回来,顾玦肯定是快马加鞭,日夜兼程,没怎么休息过。

而且,他在南昊与乌诃迦楼他们打了几场硬仗,早就身心俱疲。

楚千尘也是为此才给他开了这个方子,让惊风一并把药给抓回来了。

几乎是她话音一落,顾玦就神情慵懒地打了一个哈欠,困意汹涌地涌了上来。

楚千尘牵起了他的一只手,“我在方子里加了些助眠的药材,会让你今晚睡得好一些。”

说完,她又觉得顾玦可能不太听话,又补充道:“我陪你一起睡。”

“乌诃迦楼的伤你不用担心……”

楚千尘招了个婆子给他们带路,自信满满地笑了笑,一副“一切有她”的样子。

她说得理所当然,全然没注意到被她拖拽着往前走的顾玦有一瞬的失神。

他心头一跳,微微灼热的目光落在两人交叠的掌心上。

她的手心比他的还要温暖,如五月的暖阳。

这股暖意似乎透过肌肤,一直传送到了他心口,蔓延到他的骨髓里。

他的嘴角泛出一抹若有若无的浅笑,无声无息,犹如夜晚的湖面荡开一圈圈水波。

“好。”

这轻飘飘的一个字,像夜风一样轻,眨眼就被风给吹散。

大概也唯有他自己知道,他在允诺些什么。

夜风更猛了一些,空气中的花香也变得更浓郁了,这一晚的下半夜静谧安然,再无波澜。

顾玦在药力的助益下,睡得很沉很安稳,等到他睁开眼时,外面的天已经全亮了。

他的怀中暖呼呼地,楚千尘像头幼兽一样,蜷缩在他的怀里,睡颜安详。

京城发生的一些事,顾玦听苏慕白说了一部分,可想而知,他与苏慕白都不在,留她一人守着京城,她又不是那种坐以待毙的性子,想必又为他、为宸王府费了不少心力。

她闭着眼的样子温婉恬静,表情也比平时更加乖巧、无害。

她垂下的眼睫毛又浓又密又翘,在白皙的脸颊上投下了淡淡的灰影,眼尾微微向上倾斜,弧度漂亮极了。

顾玦的目光流连在她脸上,突然就伸出一根食指沿着她的眼尾徐徐划下,一直来到她唇畔。

本来他应该留在京城陪她过十四岁生辰的。

明年……等明年她及笄礼时,他一定不会错过。

他会让她有个最风光盛大的及笄礼!

……

顾玦蓦地怔了怔。

所以——

他已经默认他可以活到明年八月,他心里已经相信了她能救他。

顾玦的心情忽然间就变得很轻快,唇角的笑意更深了。

她对他的影响比他以为的还要深一点!

这种感觉也不错。

顾玦凝视了她的睡脸片刻,然后悄悄地起了身。

他本不想惊动她,想让她再多睡一会儿的,可他才坐起身,楚千尘也紧接着睁开了眼。

“王爷。”楚千尘抱着薄被坐起身,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

她还睡够,看着迷迷糊糊的,不过此时屋子里天光大亮,她当然也意识到天早就亮了。

顾玦随口劝了一句:“你再多睡一会儿吧。”

“不行。”楚千尘慵懒地打了个哈欠,想也不想地拒绝了,“我要跟你一起吃早膳。”

或者说,她是要监督他用早膳。

没办法,王爷实在是太不听话了!

楚千尘一边想着,一边起了身。

她原本想顺手服侍顾玦穿衣的,可他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她只是眨几下眼,醒个神,他已经把直裰穿上了。